研究表明,人体的细胞每七年会完成一次整体的新陈代谢,生活中平淡的规律、日复一日的重复也会让人产生所谓的七年之痒。算一算,从校园走出至今也已是足足七个年头,七年之间,我从最初对于结构修理工作的青涩,到后来一段时间内自我感觉良好的“驾轻就熟”,再到如今作为一名客改货部位负责人的如履薄冰;七年来的“新陈代谢”没来得及让我感觉到“痒”,反而让我逐渐认识到如何面对纷繁复杂的修理改装工作,让我初识了如何成为一名机务工匠的端倪。

  七年·正态

  我们所尊称的工匠是那些有工艺专长的人,工匠对于自身产品的精雕细琢、精益求精叫做工匠精神,而以我七年来浅陋的体会而言,一名工匠对于他所从事工作的态度,应该是敬畏的。

  诚然,飞机不是大活人,我们的维修工作虽然也是给飞机看病,却比不上给活人号脉问诊。但我们是飞机的医生,尤其结构修理,是飞机的外科医生,一切对于自身的盲目自信和对于修理工作的无所谓,都会带来不可预知的后果。七年间,从技艺青涩到逐渐熟练,我经历过因为自身不够仔细而造成的偏差,也经历过因为所带师弟的盲目自信而险些酿成的大错。我发现我们在工作上就如同一个拿到驾照的司机:刚开始小心翼翼,然后觉得自己没问题了就目空一切,在经历或旁观了各种事故之后,终于回归谨慎,变得步步思忖。虽然所有问题最后都及时得到了纠正,但在我心中留下的,是永久的记忆烙印、和愈发强烈的对工作的敬畏。时间长了我发现,所有经验丰富的老师傅们都不会以老手自居,对于日复一日的工作,无论多么的熟悉都始终以敬畏的态度谨慎行事、按章办事,而这正是机务工匠的态度。

  古人说万事万物皆有灵性,对维修工作保持敬畏的态度,我们才能在工作中对飞机造成更少的不必要的“痛”,这“痛”源自于工作中的错误,作用于飞机,也同样作用于我们自身。

  七年·修身

  《礼记·大学》中提出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们的工作也是如此,要成为一名机务工匠,首先要修身,要有平和的心态,要能静下心来专注于技术本身。

  我们处在一个纷繁复杂的社会里,房贷、车贷、老婆本,有太多需要我们考虑的因素;某某炒股赚钱了、谁谁谁跳槽收入增加了,有太多诱惑我们的缘由;我们这些本应是机务新生力量的80、90后变得愈加的浮躁,难以静下心来专注于技术。

  其实在我的身边就有大师存在,比如结构车间即将退休的闫建军老师傅,再比如勤务工段已经退休的郭路老师傅,闫师傅有着“亚洲第一钳工”的美誉,郭师傅更是历年来入职新员工的总教习,他们堪称一代机务工匠,他们同样有自己私下的精彩的生活,但在工作中,你唯一能从他们身上感受到的,是一贯的平和。他们遇到困难不会急躁,他们对待技术永远是无比专注的,对待工作无论是稔熟于心还是初次接触,你都能看到他们以沉着的态度静下来细细研究。

  为了钻研技术我们虽不至于需要禁欲,但也因该有一个平和的心态,让我们摒弃浮躁,让我们静下心来,专注于自己手中的那些工作,那些属于机务工匠技艺。

  七年·传承

  七年了,身边那些曾经教导过我的老师傅有的都已经退休了,而我也从跟在师傅后面提工具箱,到带着小师弟独立工作,直到前不久有了自己的徒弟。结构修理的这条路更长、更难,需要三到五年才能培养出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熟手,因而传承,就变得尤为重要。

  如今我们有了班组,在客改货这样长期的重大改装工作中还有固定的团队负责固定的部位,这就为我们技艺以及作风的传承提供了比单纯师徒关系更宽的平台。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不局限于自己的师父,每个人都是我们的师父。利用现有的各种平台:老黄牛、青年标兵、技术能手、达人,让青年看到榜样所在、目标所在,打造更多的活动:亲子、团青乃至于情侣、师徒,为单调的维修工作注入更多的活力。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虽然个人因素在最后还是占主导,但有了更多的优秀的师父为我们用正确的方式打开机务维修的这扇大门,势必会更好的将机务工匠的匠心加以传承。

  七年的工作经历对于老师傅们而言着实不值一提,但在这七年之间,经历了懵懂时的艰难摸索,经历了老师傅的谆谆教诲,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重大修理和改装,经历了从跟随到被寄予重任。教导过我的师傅有的退休了,带过我的师兄有的成为了技术能手或标兵,一起入职的兄弟也在各自的道路上走出了自己的色彩。

  七年是一个循环,七年里,我从无知到无畏,再到如今的谨小慎微,我揣摩到了成为一名机务工匠的端倪。遵循着工匠老师傅们敬畏的态度、谦和的心态,我努力地去摸索如何逐渐修习一个工匠所具备的素养,努力的传承着师父、前辈乃至班组的机务工匠精神,努力的让机务工匠的精神在我自己的身上乃至更多不同的地方生根发芽,开花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