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是管理工作的灵魂。责任体系是运行过程中的纲,纲举目张。讲主体责任,讲岗位责任,讲领导责任,讲监管责任,抓安全管理讲得最多的是责任落实,最难的也是责任落实。讲得多,是因为这的确是管理工作的牛鼻子,抓住了就立见成效;说最难,是因为抓责任落实,常常是抓不住。跟着问题走的管理思维,使我们习惯于在事后落实责任。运行正常时大家都不谈责任,一旦出了问题首先想的是应该由谁来负责。往往是不分析运行环境,不弄清楚问题的外因和内因,先看看是哪个部门出的问题,查查是谁的责任,再决定该处理谁?这样抓责任落实,公说公的理,婆说婆的难,往往成了一笔扯不清的糊涂账。

  为什么会这样?就因为我们在抓责任落实时误入了“权力陷阱”,总是把责任和权力混为一谈,认为责任就是当事者分内应该做的事,所以有权力就有责任,有权力就能落实责任。其实权力和责任不完全是一回事,事前权力一直是明确的,而事后责任却往往是模糊的。责任是从权力中派生出来的,但是权力不等于责任。二战期间,厂商提供给美国空军的降落伞合格率达到了99.9%。军方认为人命关天,品质没有折扣,要求达到100%。厂商认为已经接近完美,没有必要改进。最后军方改变了检查方式:从厂商一周交货的降落伞中随机挑出一件,让厂商负责人穿上完成空中跳伞作业,这样100%合格率的目标就实现了。100%的要求看起来是过于严厉苛刻,让人无法做到。但是当它和厂商的生命联系在一起,就变得很容易了。这时厂商的责任不再是权力,不再是经验,而是自己的身家性命。

  因此责任落实难,难就难在责任依附的载体不明确,责任被虚幻化了。过去我们的失误就在于只是就责任讲责任,没有抓住利益这个根本。责任人心里没有紧迫感、危机感,管理者手上没有紧箍咒、杀手锏,都说要落实责任,当需要有人负责任的时候,却没有具体的抓手来落实责任人的责任,讲责任落实怎么能不难?利益问题是根本问题,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对责任人来说,维护自身利益就是最大的责任。只有当问题或差错与责任人的切身利益紧紧地连在一起时,才能抓得住责任。与自身利益联系得越紧密,自由裁量的空间越狭窄,落实责任的主动性就越强。如果不把责任利益化,讲得再多再严历,也只能是空话套着空话,过场接着过场,没有一丁点用处。

  老话说得好:无利不起早。落实责任制难与不难,全在“利”上:有利就有责,无利则无责。治理“酒驾”难不难?要说难非常难,我们抓了好多年,还是紧一阵松一阵,难以彻底根治。要说难也不难,一旦把“酒驾”和吊销驾照绑在一起,“酒驾”就没戏了。这是什么原因?还不是个人利益得与失的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