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5号,由于受大风天气的影响,乌鲁木齐机场航班大面积延误,这时候需要做定检的飞机纷纷从机坪被拖到了机库,机坪上一片冷清,但机库里却分外的热闹。

  早上九点,杨升华就来到了机库,在工具室遇到了借工具的张军民师傅。“小杨,今天我们要干一个大活,更换APU,你马上就要拿到执照了,这次是你练手的好机会,你要好好把握哦!”张师傅接着说:“你是第一次干这个活,这样吧,我在这里先借工具,你去把工艺看看,熟悉熟悉工艺。”

  拿着打印好的维修工艺,小杨认真的看了起来。“钓鱼竿”,小杨看着工艺上写的工具的名称,挠挠后脑勺,心里出现了一系列的问号,这是什么工具?换APU需要钓鱼竿?是不是工具名称翻译错了?这钓鱼竿是钓鱼用的,和更换APU有什么关系呢?他只能带着问题继续看工艺。

  这时候曲鹏师傅带人把飞机从机坪拖到了机库,一切工作准备就绪。小杨便兴奋的打开APU舱盖板,瞬间一股热浪迎面扑来,小杨皱了皱眉,因为APU舱比较小,只能容纳一个人干活,加之APU停止工作不久,里面比较闷热,刚拆下几个螺杆,小杨就热的满头大汗。

  几个人轮流干活,狭小的空间里扬起淡淡的灰尘,汗水里夹带着灰尘从脸上滑落滴到地上。时间不知不觉的到了十二点半,上午工作进行的比较顺利,张师傅招呼大家说:“大家先去吃饭,吃完饭,我们再把APU‘钓’下来。”

  “钓”,这个字又一次让杨升华产生了好奇,联想到之前的钓鱼竿,小杨仍然一头雾水。饭桌上小杨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为什么用钓这个词来形容呢,怎么不用其他的词呢,比如拆或换,张师傅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卖个关子:一会你就知道啦。

  吃完饭回到工作现场,张师傅和曲师傅将吊具安装在APU的吊点上,一切准备就绪,“钓”APU开始了。

南航新疆机务:小杨的第一次“垂钓”

杨升华和师傅们正在“钓”APU

  架好“钓鱼竿”,APU在钢丝的牵引下缓缓的下落,如同在海里钓鱼的情景,不同的是大鱼随着鱼竿的向上收起而浮出水面,APU则是随着鱼竿的钢丝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缓缓的从APU舱落了下来。

  看到这样的情景,小杨心中的迷惑像空中的乌云一样在阳光的照射下,渐渐的散去,心中突然豁然开朗了,他不得不佩服张师傅用“钓”这个词来形容了。

  旧的APU顺利的“钓”下来了,但新的APU在安装吊点的时候出现了一点问题。原来小杨在安装一个螺杆的时候发现怎么都安装不上去。这时候张师傅走了过来,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螺纹丝套有问题,然后说:“看样子得换丝套了,我先去查查有没有库存 。”螺纹丝套?这是什么东西呢?小杨心里想着,不是所有的螺纹都是车床加工出来的,坏了不就得重新做,怎么还可以换呢?

  “还好螺纹丝套航材有件,曲师傅已经去领件了,过会找钣金车间的兄弟换上去就好了,不过现在都六点了,今天肯定需要加班。正好现在工作中止了,大家先休息一会。”张师傅一脸轻松样子告诉大家。

  小杨趁着这会时间,赶忙问张师傅什么是螺纹丝套?张师傅笑着说,没听过吧,“嗯嗯,我就知道内螺纹是用车床加工的,还没听过坏了可以换的。”小杨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张师傅开始用笔在纸上给小杨做演示:“螺纹丝套是一种新型的内螺纹紧固件,它是用高强度、高精度、表面光洁的冷轧菱形不锈钢丝精确加工而成的一种弹簧状内外螺纹同心体,主要用于增强和保护低强度材质的内螺纹,也就是说它是用来保护已经加工好的螺纹。”小杨端详着领回来的新件嘀咕着“还可以这样啊,真是长知识啊”。

  安装好螺纹丝套后,工作继续开始了。狭小的空间几个人轮流工作,经历了三个多小时的努力奋战,全部部件安装完毕,小杨看了看表,已经晚上十点了。

  紧接着便是将飞机拖出机库,进行APU的功能测试。启动过程中,小杨密切关注仪表参数,当APU的转速从零到百分之百,小杨的内心是激动的,第一次参与的大型工作就这样圆满的结束了。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从早上九点上班到现在回家,小杨感到身体有一些疲惫,但内心是满足的,睡觉前小杨在朋友圈写道:累并快乐着,今天是很充实很有意义的一天。